「i·宁德」光饼“变身”光饼糊,家的味道更深刻

在我们长大的地方,我们知道穿过哪条巷子会是捷径;我们知道哪些食品在哪家小店口味最佳;我们也知道那些快要消失的手艺在哪还能瞥见……只一种,我很少去留意,因为它平凡的不起眼,但当我行于异乡,踏在陌生的路上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与人,脑海里忽然就想起它平凡的样子,想起天地之大无所可依,古时闽地行路难,它是干粮,是从家里带走的牵挂,是了,就是光饼。

光饼普通的外貌,源于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原料,面粉、碱面、盐巴,或另加一点芝麻,从锅里烤制出来,圆润的边缘,酥黄的表皮,蒸发了所有水分。从小我一直觉得,宁德人喜欢光饼是一种情结,光饼的来源与传说,对于在宁德长大的我们来说耳熟能详。流传度最广的便是,抗倭英雄戚继光率军入闽追歼倭寇,连日阴雨,军中不能开伙,戚继光便下令烤制一种最简单的小饼,用麻绳串起挂在将士身上充当干粮。后来,这小饼流入民间,不但普遍食用,而且还成为祭祀神灵祖先必备的供品。后人感念戚公,便把这种小饼叫“继光饼”,简称“光饼”。

我常常想,光饼这朴实的味道延续了千百年,宁德的世世代代也许不仅仅是为了感念英雄戚继光,也是想让后人永远铭记倭患肆虐的黑暗岁月,开拓前路,亦不忘苦难。光饼朴素的外表很难将它与佳肴、名点联系,但在时光长河中,它却以这份朴实无华,养活了无数的军士、百姓,一代又一代,传承至今。

儿时的我并不能体会光饼个中的情怀,且光饼由于可以长时间的存储也不变质,我吃到的光饼多数不是刚出锅的香脆,而是到嘴里已经冷硬干涩,所以儿时一度对光饼没有多喜爱。

爱上光饼,是从妈妈做的光饼糊开始。放了一两天的光饼已经干硬难嚼,却在母亲的手里衍生出新的美味。那时候还没灶台高,就趴在桌旁,看着母亲倒腾,葱白切段成沫,辣椒皮些许,光饼切块备用,油置入锅里烧热,撒入葱白辣椒翻炒,煸出香味后加入光饼和酸菜继续翻炒,片刻后倒入热水,加上调味,也可添些紫菜,罩上锅盖,焖上片刻,让光饼充分吸收鲜美的汤汁,泡发稀烂后,方可出锅食用。我爱称呼这道的光饼衍生菜肴为“光饼糊”,舀一勺于口中,细糯绵软的口感,合着汤汁的咸香,美妙的味觉难以言表。

我一度觉得“光饼糊”就是家的味道,普通到不起眼的食材,在稍加烹饪以后,能创造出最独到的风味,让人念念不忘,让人寻遍任何地方,都无法还原的味道。

想来光饼的确承载了宁德人,祖祖辈辈或苦或甜的记忆。外婆就曾与我说起,在她小时候,一块饼有时候可能就是一家人一顿饭的口粮。因为家里穷,有时父母心疼她,悄悄分给她一小块光饼,还要再三吩咐,让她就躲在厨房里头吃,别让其他人看见了……外婆说这些往事时,眼睛里装着悠远的怀念,物质生活富足的今天,谁还会偷藏一小块光饼独食,生怕别人看见,那些单纯的记忆,以后就不会再有人知晓,那时简单的幸福,以后也难有人再感同身受。

这些和光饼有关的记忆,在宁德长大的我们多少都有共鸣。我也只把记忆放在这里,因为外乡难觅宁德光饼。

宁小爱丨文字编撰

网络丨图片来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