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·宁德] 凌晨3点的匠心——洋中光饼

无论脚步走多远,在人的脑海中,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,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,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,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,记忆深处的故乡。

好西乡洋中镇,这里文化底蕴深厚,历来民风淳朴、人才辈出,是宋代丞相周导、明朝国师周斌的故里,被誉为“文献之里”;是“天山绿茶”的原产地蕉城西部中心集镇。

洋中,拥有着众多壮丽的自然景观,也蕴育了独特的饮食文化,洋中人对于美食的追求似乎格外地严格,不仅追求自然美,更讲究细腻美。光饼的制作便深得这种精髓,它所追求的香脆、劲道的口感,考验着每一个制饼师傅的手上功夫。

光饼,又称继光饼,是闽东大地上最受喜爱的汉族传统饼类名点之一。据福州、宁德府志记载:明嘉靖四十二年(公元1563年),戚继光率军入闽追歼倭寇,连日阴雨,军中不能举灶,戚继光便命烤制一种最简单的小饼,用麻绳串起挂在将士身上充当干粮,大大方便了作战歼敌。后来,这小饼流入民间,不但食用普遍,而且还成为祭祀神灵祖先必备的供品。后人感念戚公,便把这种小饼叫作“光饼”。

闽东各地都流传有式样各异的光饼,由于地域差异、饮食习惯的不同,各地的光饼在技艺传承上都有自己的创新,这使得做出来的光饼味道也都有所不同。其中,蕉城洋中的光饼以其筋道的口感,多变的风味远近闻名。

在洋中镇老街街尾有一家地道的光饼店,每天慕名而来的食客总是络绎不绝,倘若没有提前预定,那不好意思您就得要等上半小时,这家的光饼店所做的光饼散发出浓郁的香味,劲道的口感,总让人甚是想念,享誉盛名。

每天凌晨3点,阿元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手工揉面是他们家始终坚持的工序,从小他就跟随父亲学艺,常年的揉面使得阿元的手臂明显比他人粗大,正因为如此粗大的手练得的功夫给光饼的注入新鲜口感,力道的把控使得面团吃水均匀、光滑柔润,数小时的反复搓揉让面团越发劲道,好似的挥毫泼墨、涂抹人生。

阿元先将揉好的面团在案板上弄成条状,用器具娴熟的切片成一小团,一小团刚好是一个光饼的分量。然后将面团的加上特制的馅团,之后将加有馅的面团用擀面杖打平成圆、圆心处打孔排好队撒上芝麻,将这些直径8公分的饼胚洒水送入烘炉的炙烤。

烤光饼绝对是一项技术活,阿元家的光饼是用木炭烘炉烤制。先用成捆的松枝在炉缸内点起冲天大火把缸壁烧“白”,缸底只剩余烬,然后把做好的饼胚,娴熟准确地贴在缸壁之上,若是迟缓一点,那光着的手臂便要烤出泡来。噼噼啪啪的贴饼声,仿佛音乐伴奏。不消5分钟,近50个光饼便全部贴完,然后再用炭火慢慢把饼烤熟。

炭火的炙烤使得光饼中的水分迅速蒸发,在这种大缸里烤出的光饼,个个金黄,十分香脆,散发出浓郁的香味。对于他而言,光饼就是父亲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,他的心愿是凭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别让这年轻的一代忘记了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文化。

对于光饼,香脆筋道的口感是人们对光饼的共同追求。刚出炉的光饼外皮酥脆,饼囊却质地绵软;放置一段时间,冷却后的光饼会展现出它筋道的口感,将这些光饼用绳子穿成一串便利于携带,这就是饼胚为什么要打孔的原因。

光饼风味各异,咸的(其实馅是甜的,只是当地话称之为“咸饼”)、带馅的、没馅的,这使得它可口诱人、老少咸宜。由光饼为原料的菜品层出不穷,各大饭店酒家还将它作为特色菜招待远来的宾朋。到了春节前后,又成了很多返乡人惦记许久的小吃。平时外出旅游活动时,价钱便宜又便于携带的继光饼也是当地人常带的干粮。

善于改变吃法则是中国人对菜谱的升华,把光饼切个蛤口,夹上糟肉、粉蒸肉、雪里红、苔菜,浇点醋蒜汁,咬一口,滋味无穷。洋中人对光饼的吃法更是讲究多样,不过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还要数——泥螺光饼、乌贼炒光饼,据说,长期食用光饼,对胃还有一定的养益作用。

光看光饼的外形,很难将它与佳肴、名点联系,但在时光长河中,它却以这份朴实无华,养活了无数的军士、百姓,一代又一代,传承至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