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溪光饼一道经典美食

光饼是我们尤溪老家的一道经典美食。尤溪光饼种类繁多,涵盖福建所有品种。有甜味的、咸味的素饼;也有包肉、包糟菜的肉光饼和糟菜光饼。

  它们的做法大致相同。先将面粉加水、碱、糖或盐揉成面团,再把面团分成相同大小的面剂子,拿擀面杖按一按面剂子,压成饼状,再拿擀面杖尖头一端朝饼面中间戳一个小孔,用来穿绳子。

  做肉光饼和糟菜光饼,就在面剂子里包肉或糟菜,再压成面饼,然后饼面戳几个小眼(以防肉和糟菜受热爆出)。

做好的面饼蘸上油,炉中加碳火烤热,将蘸了油的面饼一块块贴在炉壁上烘烤。

火苗从炉底慢慢上窜,火光照亮炉腔,随着火苗的跳跃,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。

  半小时后,面饼呈金,光饼就烤熟了。

烤好的光饼从炉中一个个取出,放在竹萝盘上。此时的光饼小巧玲珑、金黄诱人,趁热吃一个,酥脆可口,满嘴留香,让人欲罢不能哦。

  我也喜欢吃光饼,尤其酷爱肉光饼。那种烤肉和烤面交织的咸香,太诱人了,我常常一次吃好几个。从小到大更是不知道吃了多少。

  然而,光饼对于我来说,不只是美味,还有更多的美好记忆。

光饼是我们“六一节”最好的礼物。

小学的时候,“六一节”是我们最喜欢的节日了。那天我们可以拿奖状、领奖品、表演节目,还可以看电影,最重要的是每人可以分一串咸味的素光饼。

  六一那天,我们穿得漂漂亮亮的,早早就到学校。八点钟,老师就到教室分光饼,每人一串(有些年是10个,有些年是15个)。

拿到光饼,我们在教室里,迫不及待先吃两个。接着排队到村里的剧院开表彰大会,然后观看各班级表演的节目。这期间同学们自然光饼不离口。

  中午回到家里,大人们常跟我们开玩笑:喂,那谁家姑娘,奖状拿了吗?光饼吃完没?分两个给我吃。此时,我的光饼早吃完了,就白他们一眼。大人们见状就笑:还是小孩幸福,无忧无虑。

  光饼饱含着亲人们的爱。

小时候,爸爸妈妈外出办事,我们就有了企盼,他们回来常常会给我们带光饼。还有姑姑和舅舅来,我们也满心欢喜,他们也会给我们买光饼。大人们将光饼分到我们手中,就说着他们的事,我们小孩子吃着光饼到处玩耍。

 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夜里睡觉老是出汗。奶奶到处打听偏方,后来听邻居阿婆说,蒸过的光饼能治这毛病。于是,奶奶买了一大串光饼,每天晚上睡前给我吃两个。

  我不记得吃了光饼后,出汗的毛病好了没。可那光饼的味道至今还记得,蒸过的光饼了有些软但依旧很香。

高中刚毕业那段时间,我一直呆在家里。每次街上做光饼,爷爷就买一串带回家里给我吃。

  因为经历过无数艰难困苦的生活,爷爷是一个极其节俭的人。每次他都像抱小孩一样,捧着光饼回家。一进门就高兴地叫我:阿妹,吃光饼咯。眼中满是幸福和爱的光芒。

   光饼里还有我们同学的情意,青春的印记。

初中那会,同学阿香常到镇上的饼店批发一大袋光饼,回来宿舍,我们女生分着吃。她买来的通常是刚出炉的肉光饼或者糟菜光饼。我们一人拿三五块,坐在床头慢慢咀嚼。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饼香,我们边吃边聊,很是惬意。

  一首歌,一种旋律常常让我们想起一个人,一段往事;而一块小小的光饼,让我想起的不只是诱人的美味、丰富的内涵;更多的是我们生命中最初的深情和感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